欢迎您,下午好  

首页 > 广州市人大网 > 人大履职 > 媒体聚焦

广州日报:代表联名提出议案 人大会议作出决议

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创新工作方式 督办议案决议实施取得实效

时间:2018-09-04 来源:广州日报 【字体:

1.jpg

乌涌已实现水质不黑不臭目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摄

2.jpg

人大督办之下,南汉二陵博物馆等项目建设取得新进展。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 摄

3.jpg

东濠涌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耀烨 摄

4.jpg

作为2号议案中的重点项目,广报中心以全新面貌矗立于珠江之畔.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 摄

    “广州科教城的学校何时动工?”“‘四大馆’建设为何那么慢?”“学前教育布点规划进展如何?”今年5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专题询问会,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抓住“广州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栾玉明等36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推进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民政领域民生基础设施规划与建设的议案》(2号议案)”的决议落实的要害,不断追问政府职能部门,让会场内外感受到了人大监督的力量。

  自2011年以来,广州市人大在全国率先发展探索出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权力行使方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在人代会期间审议代表联名提出的议案并作出决议,直接交由政府组织实施。借助这一方式,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将行使决定权与监督权相结合,在人代会前组织人大代表先后提出7个议案,人代会上付诸审议并作出决议,人代会后由人大常委会接力监督,迄今已先后监督7个议案决议的落实,极大提升了人大工作实效。

  新一届人大1号2号议案诞生背后: 广州探索人代会审议代表议案直接作出决议

  “水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如今水环境治理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广州市要率先有所作为。”作为1号议案的领衔代表,林永亮脚步匆匆,隔三岔五前往河涌开展巡查、暗访、督导等,细致到连河岸上一些菜地里蔬菜的长势,都是观察水质的“信号灯”。

  另一厢,2号议案的领衔代表栾玉明对民生基础设施规划与建设紧抓不放。他曾是一名医生,对一些建设缓慢的医院项目表示“看不过眼”。如果每一间规划中的医院、学校、文化宫、体育馆和老人院都能顺利落地,将切实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1号议案和2号议案,是在2017年1月召开的广州市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提出的。

  当时,林永亮等41名代表带着人民的企盼与诉求,联名提出了《关于全面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的议案》(第1号),栾玉明等36名代表联名提出了《关于推进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民政领域民生基础设施规划与建设的议案》(第2号)。市人代会对这两个议案专门作出决议,获得代表大会的高票通过。

  一个针对水环境治理和保护的严峻形势,一个集中58个重大社会民生基础设施项目,两个议案都直面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这不仅仅是人大代表表达人民群众的呼声,更是市人大常委会抓住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增强人大工作成效的创新举措。

  从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的历史和实践看,由大会审议并作出决议的议案绝大多数由有关机构提出,由人代会对代表联名提出的议案直接作出决议的情况,极为少见。由于代表大会会期短、代表议案列入大会议程法定程序较多,对议案文本和相关决议草案要求甚高,往往代表提出的议案,就延后到闭会期间,由人大有关专门委员会先审议,再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

  这几乎是目前各级人大工作中的习惯做法。为扩大代表议案的影响力,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先行破题探索。

  从市十三届人大六次会议开始,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就组织和协助不同领域和行业的代表提出议案,提交人代会审议并作出决议,着力推动解决广州经济社会发展中若干领域带有普遍性的突出问题。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市人民政府及时制定针对性的实施方案,将监督的压力转化成了动力。

  迄今,市人大常委会已先后监督7个议案决议的落实,1号议案和2号议案正在“进行时”。这一创新模式对全市重点问题的推进解决起到重要作用。

  “我们永远在路上” 人大监督更加“真、硬、实”

  近年来,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先后监督7个议案决议的落实,除了市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第1号和第2号议案外,还包括广州北部山区镇脱贫奔康、挖掘保护利用历史文化资源、打造珠江黄金岸线、推进城市废弃物处置利用、深化“村改居”管理体制综合改革等等。

  在总结历年经验的基础上,一套成熟的工作机制逐步成型。实践证明,由人代会对代表议案直接作出决议并交由政府实施,实现了代表知情权、议案权、参与权,人大决定权和人大常委会监督权这“五权”的有机结合,体现了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地位和权威,实现了人大工作与党政工作同向而行。

  从最新的两个议案内容而言,均关乎基础民生领域,也直指城市建设中存在的一些短板。可以说,它们是党的十九大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重要论断的具体体现。人大代表履行代表职责,从老百姓的幸福感、安全感、获得感出发,提出有建设性的建议。监督好两个议案决议的落实,也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精神的具体实践。

  据了解,这两项议案决议监督工作周期超过5年。仅仅在过去一年半时间,市人大常委会就通过组织实地视察调研、审议政府报告、开展专题询问等多种监督形式,督促市政府突出重点抓落实,建立起解难解疑有效的统筹协调机制。人大不仅发挥了监督作用,还通过监督的手段积极加以推动、协调。

  在议案决议监督落实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多次提到了一个关键词——在路上。

  “我们永远在路上。发展的目标是清晰的,执行不强就在原地打转,一定要把权力和责任的短板找到,把该干的事情干起来,既要解决历史欠账,也要防止新的历史遗留问题产生。”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主任赵南先说。

  要确保相关目标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就需要各级人大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怀境界,更要有“功成必定有我”的使命担当,真正把监督工作做到让代表满意,让群众满意,让人大监督更加“真、硬、实”。

  方法新:“互联网+”手段成为人大精准监督“利器”

  人大监督越有力,人民越有“获得感”。1号议案和2号议案决议的监督落实情况,无疑是观察人大监督成效的窗口。

  媒体通常形容2号议案为“超级议案”,因为它涉及了58个民生项目,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民政、工会、共青团、妇联等8大领域的规划制定与实施,近千宗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办理单位涉及15个部门和11个区政府,是近年来涉及范围广、监督难度大的一个议案决议。无独有偶,两个议案均涉及面较广、监督周期长,需要如庖丁解牛一般,把纷繁复杂的工作拆解得井井有条。

  博物馆项目需要迁建输变电监测中心、石牌小学多年因产权问题导致设施无法改造、全市中小学建设发展需要策略研究……以监督2号议案决议的落实为例,一个个问题冒出,其实万变不离其宗,基本可分为项目建设、规划制定实施、历史遗留问题解决“三大内容”,合并同类项,情况一目了然,进而梳理出解决同类问题的方法论。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底细、查台账,市人大常委会逐步梳理出“问题库”。开展强力监督过程中,最怕问题未解决、“春风吹又生”。“互联网+”手段就成为人大精准监督的“利器”。

  过去一年,林永亮养成一个习惯,没事刷刷“广州河长APP”,通过更加客观的科学依据来判断治水效果。2017年,广州在全省率先推出该APP,源于市人大常委会监督1号议案决议落实的一项工作成果。该APP覆盖全市 1300多条河流(涌),连接3000多名市、区、镇、村各级河长,以实时公示治水情况,减少“懒政”“怠政”现象。APP还创设了“人大监督”模块,为全市500多名人大代表配置账号,推动治水和监督开启“掌上时代”。

  进入2018年,由市人大常委会开发的“广州智慧人大”系统全面上线运行,通过建立代表大会议案办理监督系统(1号议案、2号议案办理系统),人大监督进一步实现数字化、实时化、智能化,推动提升整体工作效率和水平。

  力量足:

  坚持人大监督与行政监督结合

  解决了精准监督的难题,还要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监督议案决议落实,如果仅靠牵头的市人大常委会相关工委,单打独斗难以为继。为此,市、区人大常委会开展联合监督,甚至省、市、区、镇(街)四级人大联动,加快了各项工程的推进。

  在监督1号议案决议落实时,白海面涌被称为流溪河“污染头牌”,工业污水和城中村生活污水源源不断流入,整治起来难度极大。市人大常委会城建环资工委联合白云区人大常委会建立的省、市、区、镇(街)四级人大联动监督,借助省人大常委会李玉妹主任挂钩监督的契机,形成工作合力。对于以往工作程序多、审批时限长等问题,做到特事特办。目前白海面涌实现基本消除黑臭。

  今年,全市152条市级黑臭河涌涉及的9个区的区人代会均提出了议案或重点建议,区人大常委会也综合采取执法检查、听取区政府专项工作报告、专题调研监督、满意度测评等形式,统筹监督推动水环境治理工作。9个区人大常委会分别确定了一条本区域市级黑臭河涌,以区人大常委会为主体,采取市区镇(街)三级人大联动监督的形式,由市人大常委会对口联系指导、区人大常委会主要负责同志实施挂钩督办,推动重点突破。

  在监督1号议案决议落实的同时,市人大常委会以协助三位常委会领导兼市级河长(湖长)履职为契机,积极推动流溪河、沙河涌、乌涌治理取得积极进展。截至目前,流溪河流域污染物排放总量持续下降,水质保持稳定并逐步向好,沙河涌、乌涌也实现基本消除黑臭的阶段目标。

  在监督2号议案决议落实时,除加强市、区人大联动监督外,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和市政府办公厅还形成督办合力,将人大监督与行政监督有机结合在一起。由市人大常委会“出卷”,要求市政府每季度定期报送工作情况报告,内容、格式统一规范,项目若无进展就填一个直白的“0”,白纸黑字督促着有关部门加紧推进。如此,政府部门答卷不“赖账”,人大监督不模糊。

  不同层面的资源整合和力量凝聚,人大监督工作更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

  出实招:

  不是“一问了之”而是对问题“一追到底”

  许多“家门口工程”之所以被列入议案,就是因为它们存在许多历史遗留的“老大难”问题。从监督两个议案决议的落实第一天开始,市人大常委会就以问题为导向,工作态度不是“一问了之”,而是对问题“一追到底”。啃下一块块“硬骨头”,关键时刻敢于作为。

  “广州‘四大馆’推进6年了,除了美术馆外的三大馆,进展都不理想,原因何在?征地拆迁有没有确定任务目标?后续怎么推进?”2018年5月30日下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专题询问会,10名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围绕2号议案决议连续发问,黎明副市长带领多个政府职能部门逐一应答。从中感受到,人大监督既不走过场,也不虚张声势,而是更加追求实打实的监督效果。

  许多问题的存在由来已久,有的是因为受到征地拆迁影响,有的是因为项目业主单位与审批职能部门之间存在责任不清、沟通不畅的现象,还有的是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政策措施尚未出台。谈及出实招、办实事、促实效,其实并不容易。

  为此,市人大常委会建立行之有效的攻坚克难协调机制,督促市政府落实领导项目包干制,及时协调解决重点难点问题。重点项目列入市人大重点督办和“攻城拔寨”的项目,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要求在今年内取得明显进展。

  面对积压已久的历史遗留问题,市人大常委会加强分类指导,尽快制定出台各类具体政策措施。

  比如,2号议案涉及了部分学前教育设施,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学前教育设施布点规划问题。市人大常委会决议要求,2020年广州市公办幼儿园在园学位数占全市幼儿园学位数50%,然而,截至2017年年底,广州公办园占比仅为31.7%,要改变学前教育“入园难”必须大步跟上。

  市人大常委会多次展开重点调研,相关规划基本成型,关键在于各区如何将规划落到实处。最后决定将学前教育工作嵌入2号议案同步推进,并推动学前教育立法列为立法预备项目,加快解决因产权问题影响教育设施的建设、移交和使用等问题,将移交或腾挪的教育设施优先用于学前教育,实现学前教育硬资源的大幅提升。

  在监督1号议案决议落实方面,2017年城建环资工委协调解决问题、难点100多项,推动2017年各项治水目标任务基本实现。

  链接: 市人大常委会先后监督7个议案决议落实

  2017年,《广州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林永亮等41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全面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的议案〉的决议》

  2017年,《广州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栾玉明等36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推进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民政领域民生基础设施规划与建设的议案〉的决议》

  2013年,《广州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关于林绮芳等55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深化“村改居”管理体制综合改革的议案〉的决议》

  2012年,《广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罗家海等20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推进城市废弃物处置利用,发展循环经济的议案〉的决议》

  2012年,《广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章登明等21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打造珠江黄金岸线,进一步推动广州产业转型升级和国际大都市建设上新台阶的议案〉的决议》

  2011年,《广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关于黄邦海等39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加快我市北部山区镇脱贫奔康步伐,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的议案〉的决议》

  2011年,《广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关于黄永光等22名代表联名提出的〈关于着力挖掘、保护和利用广州历史文化资源,加快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议案〉的决议》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 网络报警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机关信息化办公室

粤ICP备:16042710    您有任何意见,敬请联系我们

总访问量 25940374   今日访问量 4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