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下午好  

首页 > 广州市人大网 > 议案建议

关于反映《广州市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办法》对教练车调控管理政策存在问题的情况报告

领衔代表:彭小慧

时间:2019-01-29 来源:选联委 【字体:

 广州市交通委员会领导:

我们收到了一份来自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培训协会(下称“驾培协会”)关于《广州市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办法》(下称:“《调控办法》”)修订工作存在问题的情况报告,经过人大调研后,现将驾培协会反映的有关情况向市交委领导报告如下:

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启动对《调控办法》的到期修订工作,并向社会公众广泛征求意见。其中,对教练车指标的管理方式,拟从目前的摇号竞拍产生“增量指标”调整为套用“其他指标”直接申领,此举不仅有违当初《调控办法》立法之根本,而教练车无限制增长后将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和管理问题。有关情况如下:

(一)目前情况

自《调控办法》颁布以来,教练车一直适用普通车增量指标,其正常新增仅能通过企业摇号或竞拍实现。然而,广州市交通委员会通过本次对《调控办法》的到期修订,拟将教练车指标纳入“其他指标”管理,即不需要通过摇号或竞拍,仅凭交通管理部门的证明文件即可直接申领。

(二)存在的问题

一、目前教练车没有明确的行驶限制,除一般培训使用外,其余由教练员个人支配为主,与一般私家车无异。考虑到目前单位用车指标竞拍价已突破五万元,未来竞拍价预期还会随着非本广州市籍中小客车错峰出行政策启动而水涨船高,一旦教练车纳入其他指标可以直接申领后,在利益的驱使下,将会出现一大批申请教练车挪作私家车使用的情况。这对正常参与摇号竞拍的申请人是严重的不公平,其中存在的漏洞造成财政资金流失,需要关注。

二、教练车有别于城市出租汽车,政府管理部门是没有对其按照需求进行运力投放的,其营运车辆的使用性质也有别于目前适用其他指标直接申领的救护车、消防车、工程抢险车和校车等社会公益类使用车辆。如教练车可以不经摇号或竞拍直接申领,必然导致数量无序增长。众所周知,教练车开展道路驾驶训练是在公安部门划定的市政道路上进行的,而教练车多为学员驾驶,存在行进速度慢、频繁停车教学等特点,可以预期教练车的扎堆训练和密集上路行驶将会极大地加剧道路通行压力和交通拥堵,这与《调控办法》立法的初衷“改善大气环境,防治大气污染,缓解交通拥堵,实现中小客车保有量合理、有序增长”以及我市行将实施“开四停四”的非广州市籍中小客车错峰出行管理措施的精神是背道而驰的。

三、根据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年度披露的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市场供求状况信息,我市共有各类机动车驾驶培训企业99家,分布在全市各行政区域,已实现充分的市场化经营和竞争。全行业教练车保有量9409辆,以小型车培训为例,按照《机动车驾驶培训教学与考试大纲》对每位学员车上实操培训40小时的要求,教练员每天有效工作时间按8小时计算,教练车每月培训运行按25天计算(除去车辆保养、检测、带考等时间),即每年300个培训日,由此得出目前我市驾培行业最大培训供给能力为:9409×300×8÷40=56万(人次)。而实际上近五年我市年均学车人数仅为30万人左右,实训率不足6成,这就意味着我市现有超过4成的教练车辆属于停产待业状态。(近五年广州市驾驶培训学员情况详见下表)

年份

教练车数(台)

学员人数(万人)

2013年

9063

28.11

2014年

9078

23.17

2015年

9059

26.28

2016年

9064

36.91

2017年

9049

36.64

(数据见于广州市交通委员会《2017年度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市场供求状况信息》)

可以预期,一旦放开教练车新增指标限制,将会进一步加剧行业供求失衡,引发恶性竞争,导致行业服务质量大幅下降,滋生“吃、拿、卡、要”等一系列潜规则,最终可能引发消费者维权激烈投诉和群体上访,其后果可以参考我市2011年因广州程通驾校低价招生和服务质量问题引发的学员聚众上访和教练员群体拉横幅到交委讨说法等一系列行业乱象恶果。同时,一旦行业恶性竞争加剧,造成经营困难,引发企业倒闭潮,其结果将会危及我市在学近38万学员的后续培训,引爆社会维稳风险。

四、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5〕88号)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公安厅省交通运输厅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粤府办〔2016〕77号)的有关精神,“政府部门应鼓励建设使用社会考场,通过有序引导社会力量建设投资考场,满足本地考试需求”。纵观全省乃至全国的情况,引入社会资源建设考场,弥补政府配置驾考资源的不足,确实是根治驾考积压矛盾的最有效途径。广州市多年以来一直存在驾考考能资源不足的情况,考试周期长,市民驾考体验较差。然而广州市又是目前省内仅有的未开放社会化考场审批的地市,可以说,是政策实施的滞后,导致我市驾考资源不足情况一直得不到根治。另一方面,由政府投建的化龙考场,从立项至今历经五年,仍未全面投入使用,造成大量在广州生活和工作的学员选择到周边城市考取驾照,地方财政收入也因此大量流失。

(三)工作建议

教练车指标投放涉及广州交通管理秩序和行业稳定健康发展,需要有相应的规则和限制,不可粗放。鉴于驾培行业和教练车使用存在特殊性,为维持行业稳定,同时保障行业有序开放,让新准入经营者享受公平竞争的市场经营环境,提出建议如下:

一、对于教练车新增指标投放,应根据《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资格条件》(GB/T 30340-2013)规定的场地、教练、车辆要求,并参考企业的资金、管理团队和管理水平,制定相应的评分评级标准,同时参照我市出租车管理规定中实载率的指标引入实训率统计,当实训率<70%,暂停新增指标投放;当实训率>70%,增加指标投放,扩大培训能力。综合上述需求设立地方性管理条例或部门规章,来进行指标的发放和分配,让所有经营者都可以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获取教练车指标。这样既可保证市场公平开放和有序发展,也可避免产生新的不公平和漏洞。

二、目前我市驾培行业存在的主要矛盾还是驾考考能资源供给无法满足学员考试需求,因此,在当前行业生产资源相对饱和过剩的情况下,理应优先根据社会需求,开放社会化考场审批,彻底根治驾考资源不足的历史问题。

以上为驾培协会反映的情况报告内容,作为人大代表,现将驾培协会及企业的诉求积极向市交委领导反映,希望得到领导重视,期盼他们的合理建议和诉求能予以采纳并尽快得到解决!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 网络报警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粤ICP备:16042710    您有任何意见,敬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