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全面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的议案

日期:2017-01-11 浏览字号:
  【案由】
  水环境是城市管理、环境保护、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是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是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全面加强水环境治理与保护工作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和人民群众切身利益,是亟待解决的重大民生问题。
  近年来,我市高度重视水环境治理与保护工作,全面加强水资源管理,推行西江引水工程及城乡供水一体化,强化供水用水管理服务,提升城市供水安全,狠抓水污染综合整治,实施亚运治水工程、南粤水更清行动计划等,推进广佛跨界河流污染整治、城市排水系统建设等工作,全力促进“水更清”目标任务的实现,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城市与人口的急剧膨胀,我市长期面临水质性缺水的困扰,水环境质量状况也不容乐观,水环境治理与保护工作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主要表现在:
  一方面,供排水工作有待提升。目前,全市仍有5个乡镇集中饮用水源地水质难以保持稳定达标,部分旧城区、城中村和农村地区管网设施陈旧,供水设施老化,有些老旧居民楼经常停水,部分农村地区水质性缺水和供水不足问题突出,节约集约用水工作进展缓慢,“水浸街”问题依然经常发生。
  另一方面,水环境质量不容乐观。据统计,2015年下半年全市纳入定期发布水质监测信息的53段重点整治河涌中,48段属于劣Ⅴ类水体,6段河涌连续6个月出现黑臭现象,32段河涌偶尔出现黑臭现象;重点开展的广佛跨界河流污染整治项目,2015年监测结果显示,广佛跨界16条河流中仅花地河年均水质为Ⅴ类,其余均为劣Ⅴ类,全市整体水质状况堪忧,距离国家、省、市的要求以及市民群众的迫切需求仍有较大的差距。
  产生上述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
  一是过往的治水理念影响了治水成效。过往的治水工作普遍存在重治理轻保护,重供水轻节水,重后端治理轻源头防控,重工程治水轻水质改善,重运动式整治轻长效机制建设,重城市建成区轻城中村、农村地区,重技术改善轻制度建设,重污水处理端建设轻收集管网完善,重设施建设轻运营管理,重资金投入轻绩效评估,重任务分配轻责任落实与考核等现象,制约了治水目标的实现,导致治水成效不明显,市民的获得感较低。
  二是综合治理格局尚未完全形成。全面水资源管理未受到重视,城乡供排水格局有待优化。乡镇集中饮用水源地水质保护未纳入保护范围,旧城区、城中村和农村地区供水管网建设和改造面临资金投入等压力,节约集约用水和海绵城市建设工作未引起有效重视。污水处理设施和管网建设有待完善。管网和处理设施建设不配套,一方面,部分地区污水收集能力不足,另一方面,部分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长期严重不足,现有污水处理设施的处理标准也有待提升。产业转型升级进展缓慢,工业污染整治有待加强。劳动密集型、重污染和低端落后产业众多,许多企业污染处理设施简陋,不正常运行、非法偷排、超标排污、逃避检测等。为低端落后产业提供滋生土壤的违法建设和非法经营猖獗,大量小作坊式企业未配套污染防治措施,生产废水直排河涌,造成较大的环境污染。农业面源污染尚未得到有效遏制。“散小乱”畜禽养殖场死灰复燃的风险依然存在,农业生产中农药化肥用量长期处于较高水平,生态环保农业推广进展缓慢。农村环境整治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污水收集、处理以及垃圾收集、转运、处理能力不足,农村污水和生活垃圾处理率低。
  三是保障措施实施有待加强。科学治水水平有待提升。在全面普查尚未完成、策略研究未有效突破、科学规划尚未完善的情况下,水污染整治效果不受控、不可预见,仍处于“运动式治水”、“经验治水”与“盲目治水”阶段。建设监督管理有待强化。在建项目的进度普遍滞后,重建轻管现象突出,部分设施管理养护经费不足,日常维护管理水平有待提高。环保监管执法有待强化,环保监管执法对违法行为的震慑力度依然有限,部分违法对象依然心存侥幸,基层执法力量也严重不足。信息化监管能力和应急机制建设也有待提升。宣传教育和公众参与水平有待提高。宣传教育力度不足,市民适应生态文明要求的生产生活方式仍未形成,社会组织与市民参与治水的方式与方法受限,政民互动也有待加强。另外,还存在河长制实施有待深化,治水工作的组织领导和资金保障有待加强,目标考核与责任追究尚未落到实处,法律法规和规划也尚未得到有效落实,区域协作有待强化等问题。
  四是治水体制机制改革滞后。体制分割,区域分割,市、区分工不明确,责任划分不清晰,事权财权不匹配,严重影响治水工作开展。投融资渠道单一,社会资本参与受限,治水经济政策亟需创新、突破。生态补偿制度尚未完善,建立饮用水水源保护补偿机制和以绿色生态为导向的农业补贴制度势在必行。水资源价格改革滞后,供排水价格联动的动态调整机制尚未建立。
  良好的水环境是广州岭南特色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传承,是广州城市品质的魅力所在,也是广州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地位的重要体现。当前,全市正在学习贯彻落实市十一次党代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持续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推动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建设全面上水平。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推动广州生态文明建设,对于实现上述目标,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案据】
  一、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是深入贯彻落实“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党的十八大提出了推进“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要求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扭转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加强生态文明制度改革作出了部署,十八届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对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了要求,中央先后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关于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刚刚闭幕的市十一次党代会也对持续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要求。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作为建设生态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以及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和市十一次党代会精神的具体体现,是深入贯彻落实“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
  二、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具有充分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依据。国家先后颁布实施的《环境保护法》、《水法》、《水污染防治法》以及广州市制定的《水域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饮用水源污染防治规定》、《城市供水用水条例》等法律法规都对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作出了明确规定。近年来,各级政府也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国务院印发实施了《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广东省先后实施了《南粤水更清行动计划》和《广东省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广州市按照国家、省的要求并结合自身实际,重点推动了包括广佛跨界河流在内的51条河涌的整治工作。省人大常委会还于2014年作出了《关于加强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污染整治的决议》。
  三、加强水环境的治理和保护工作具有强大的民意基础。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市民群众对享受优质饮用水和良好水环境的期望也越来越高。据市人大常委会11月份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的调查显示,超过六成受访者对周边河流河涌水质持差评,迫切要求并支持政府采取各种措施,改善水环境质量。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
  【方案】
  为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我们建议:
  一、落实生态文明要求,深入转变治水理念。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以来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精神,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解放思想,开拓创新,确立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的总体要求和分步走战略目标,切实树立水环境保护与治理并重,优质供水与节约用水并举,以改善水环境质量为核心,建立水生态文明为目标的治水理念,统筹城乡一体,注重综合治理,加强技术改善,完善制度建设,落实保障措施,全面加强水环境治理与保护工作,让优质饮用水和良好水环境持久惠及最广大市民群众,助力全面率先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伟大中国梦。
  二、以改善水环境质量为核心,明确各项目标任务。到2020年,全市水环境质量得到阶段性改善,水资源管理水平得到进一步提升,区域水生态环境状况有所好转,全面达到国家、省、市制定的各项目标任务。一是水质目标任务。到2020年,我市水质优良(达到或优于Ⅲ类水)比例达到615%,消除丧失使用功能(劣于Ⅴ类)水体,城市建成区全面消除黑臭水体,全市范围内基本消除黑臭水体,其中广佛跨界河流域全面稳定达到水功能区水质目标,珠江广州河段2020年底前达到Ⅳ类水质、丰水期达到Ⅲ类水质。二是水资源管理目标任务。到2020年,实现城市、乡镇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稳定达到或优于Ⅲ类,农村饮用水水源水质基本得到保障,实现城乡集中优质供水全覆盖,基本解决供水水质、水压、水量等问题。三是海绵城市建设目标任务。2017年成为国家第三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城市新建城区及成片改造区域实行雨污分流排水体制并全面落实海绵城市建设要求,2020年实现建成区20%以上面积达到海绵城市建设要求。
  三、强化综合治理格局,切实提高整治实效。一是实行全面水资源管理,保障水资源可持续发展。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协调推进供水、用水、节水、排水工作,保障水资源可持续发展。加强饮用水源保护,实行城乡供水一体化,推进市政供水管网向农村地区延伸,加快旧城区、城中村、农村地区供水管网和设施升级改造。推动用水方式转变,建立健全节约集约用水机制,加强节水用水管理,提高用水效率。二是加快海绵城市建设,提高排水防涝体系能力。制定海绵城市建设标准,综合采取各种方式,全面谋划城市内涝治理工程,系统推进旧城区排水管网升级改造,提升排水防涝能力,消除“水浸街”现象,加大新建城区排水管网建设力度,保持新建城区排水系统建设的前瞻性。三是加强水污染综合整治,落实源头防控措施。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严格环境准入,依法淘汰落后产能。狠抓工业污染整治,确保工业污水达标排放,推进镇(村)工业区和“小散乱”企业清理整顿工作,严查严控违法建设,严打非法经营,铲除污染主体的生存土壤。强化城镇生活污水治理,完善污水处理设施布局,提高污水收集管网建设标准,加快污水收集管网和处理设施建设进度,逐步提升现有污水处理设施处理标准,全面提高城乡生活污水集中处理水平。深化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加强畜禽养殖污染整治,鼓励规模化、标准化、环保化发展,逐步提升传统农业的生态环保水平。强化农村环境卫生管理,实现农村污水收集处理全覆盖,提升农村污水和生活垃圾处理水平。
  四、强化保障措施实施,建立健全长效机制。一是科学开展策略研究,强化规划控制引领。开展全面普查工作,查清底数,建立全市范围的水资源和水环境信息数据库,科学分析水污染成因。总结过往治水得失,科学开展策略研究,完善顶层设计,编制中长期治水规划和近期行动计划,分阶段、分流域、分目标推进治水工作,强化规划控制引领作用。二是加强建设监督管理,切实提高治水实效。建管并重,加快设施建设进度,强化日常精细化管理。加强环境监管执法,提高协同执法效能,强化基层环保执法力量建设,深入推进“两法”衔接,充分发挥环境公益诉讼作用。提升信息化监管能力,扩大水质信息公开。强化重大涉水环境污染事件应急机制建设,积极预防和稳妥处置突发水环境污染事件。三是强化法律法规和规划实施。严格实施《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饮用水源保护规定》等法律法规以及环境总体规划。四是加强宣传互动引导,推进全民共同参与。倡导适应水生态文明要求的生产生活方式,健全公众参与机制,积极探索实行市民、社会组织、媒体参与的“民间河长制”,拓宽参与渠道,充分发挥公众和社会监督作用。五是加强组织领导,严肃考核责任追究。以全面推行河长制为抓手,加强组织领导,强化资金保障,落实“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加强对工程目标、水质目标、资金绩效等的考核,严肃考核责任追究。六是深化区域协作机制。实施跨界河流共同规划、共同建设、共同管理,发挥协同治水效益。建立跨市域环保执法常态机制,提高监管实效。
  五、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破解治水深层次难题。把深化治水体制机制改革纳入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明确市区分工,理顺条块关系,建立健全责任清晰、协调有序、事权财权相匹配的体制机制。推进环保供给侧改革,加快形成“政府统领、企业施治、市场驱动、公众参与”的治水新机制。完善治水经济政策,深化治水投融资体制改革,拓宽投融资渠道,引入竞争机制,鼓励社会资本积极参与治水工作,推进水污染第三方治理,积极探索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推行排污权和水权交易制度。完善生态补偿制度,建立饮用水水源保护补偿机制和以绿色生态为导向的农业补贴制度。推进水资源价格改革,推动建立供水、排水统筹管理、量价联动机制。
  六、发挥人大职能作用,推动治水工作开展。强化法制保障,及时清理、修订和制定涉及水环境治理与保护的地方性法规,推动建立一批地方规章和标准。强化预算保障,确保市、区两级治水资金的安排和落实。强化监督力度,市、区两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要把监督治水工作列为今后五年的重点工作,综合采取第三方评估、集中视察、专题询问、满意度测评、质询等方式方法,进一步加大对治水工作的监督力度。
来源:领衔代表:林永亮作者:领衔代表:林永亮